来自 j8彩票娱乐 2018-04-20 17:14 的文章

钱晓星听着也都是家常菜,看来这个木匠还好

“小老弟,想什么呢?”

钱晓星听到声音回头看到,大约六七个人已经站他面前,带头的就是昨天来的孙木匠和李木匠。

“哦,没什么,你们来了啊,材料可带来了?”钱晓星一时想的深了,木匠来了都没发觉。

“都在后面车上装着呢。”

钱晓星看了下后面,果然三辆大推车上满满的装满了木头。

“好,昨天的水车图只是画了个大概,你们能做好吗?”钱晓星问道。

孙木匠答道:“这个东西我昨天回去也想过,如果只在地面上组装起来,那简单,不过装好以后,要把这个大家伙给立起来,而且要固定在轮轴上,就我们这几个人,恐怕做不了。”

“立不起来?”钱晓星听完想了下,确实水车组装好也有四米多高,十几根木柱子,也相当重了,这怎么办呢?难道再叫些人来帮忙?

“是的,这个东西而且怕压,立的时候如果不仔细点,也可能会压破散架了。”李木匠帮忙分析道。

怎么办?水车做不起,什么都别想了,钱晓星看着水面,仔细的想了下,终于有了办法,说道:“这样,你们先把固定水车的架子装好,然后上好了水车的轴,我们在架子上进行安装,这样是否可以?”

李木匠想了下说道:“这个办法好,只要前面的物件都先做好,到时候到架子上一组装就好了。”

“那成,那大家开工,不明白的地方问我。”

“好勒。”孙木匠和李木匠就招呼大家开工起来,分配大家各自的工作,几个人在河边就拿起锯子,榔头等忙活起来。

随着工作的进展,水车架子已经搭好,而水车也在地面上按各个部件摆放起来,木匠们正在商量着如果加固,如何链接起来等问题。

不少居民都过来看新鲜,不知道这一帮木工敲敲打打,是装些什么东西,好奇的围在那里看着。

几个木匠商量好以后,一阵乒乒乓乓,就在木头上挖起凹槽来,挖的时候还把已经做好的木条凸起放上去对比看看,过了不就以后,孙木匠走过来和钱晓星说道:“可以组装了。”

“好,上去架子的都小心点。”

两个木匠上到架子上,接过下面的木头就开始拼装水车,先在水车轴上装上两根木头做轴,装的时候分别是对立的面上,按好以后两根木头形成一条直线,接着又按前面的方法安装其他的木头。

全部十六根木头按好以后,这个时候就像自行车轮子一样,只是没有了钢圈。接着在木头的中间部分用木条连接一圈进行加固,然后是最外圈的连上一圈加固。

这时候一个水车主体已经完成,水流已经冲的水车开始摆动,要不是水车被绑着绳子,早就转了起来。

最后的步骤就是按上水斗,还有为了增加水推动的力量,木头最顶端还要加上一些挡板以增加推力。

水斗其实很简单,在水车到最下面的时候,面是朝上可以进水,转到水车最上面的时候,面就朝下可以出水,只要调整好角度,不要在转的过程中倒出水来就可以了。

这个时候已经接近中午,钱晓星看了下,虽然很想做好,但是总不能让大家饿着,于是说道:“各位,中午我请大家吃饭。”

“那怎么好意思呢,我们还是回家吃。”孙木匠客气道。

“不要客气,不就一顿饭吗,我还请的起,一起走。”钱晓星领着大家就走上街头,请吃饭当然不会带他们回家吃,再说小翠烧的饭菜也不够大家吃,而且最最关键的是,钱晓星可以跳掉中饭,因为小姐烧了两条鱼可在家等着他。

“孙木匠,你们平时如果外面吃,都在那里吃呢?”钱晓星可是人生地不熟,找饭店都还不知道要走那条路呢。

“恩,前面有间饭店还不错,分量足。”

“好,就去前面的饭店,你带下路。”钱晓星摸了摸胸口的银子,请一顿应该不用花多少吧,不知道银子够不够用。

不多时,孙木匠就带到了饭店门前。

“咦,真的是有间饭店。”钱晓星见饭店门匾上挂着:“有间饭店”。

不过这里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,进门一看,却看见门口挂着一只鹦鹉,才想起前不久自己还耍鹦鹉玩,一进门鹦鹉就会喊:“欢迎光临”来着。

“老板,上次玩你的鸟的人来了!”却听见鹦鹉大声喊道。

靠,过去了这么久,居然还认得我?钱晓星刚想拔腿就跑,不过想了下今天可是来吃饭的,还怕一只鸟?

“在叫信不信我把你毛给拔了?”钱晓星瞪了一眼鹦鹉,恐吓道。

“老板,有人要杀你的鸟了。”鹦鹉叫道。

“诸位里面请,里面请。”店小二见来了生意,急忙过来招呼,这鸟平时都说欢迎光临的,今天怎么了?店小二对鹦鹉挥了挥拳头:“诸位别介意,那鸟今天喝多了,乱说话。”

“你才喝多了呢。”鹦鹉回了一句。

众人找了张圆桌坐下,钱晓星看了下四周,饭店里坐满了八成客人,楼上还很喧闹,想着生意一定不错。

“几位吃些什么?”店小二在边上问道。

“你们点吧,放开吃。”钱晓星和边上木匠说道。

“恩,那我点了。”孙木匠点了几个菜,钱晓星听着也都是家常菜,看来这个木匠还好,没想着乘机宰他一刀。

“这里的酸辣粉丝面很好吃,给大家来一碗,小哥你要吗?”孙木匠问道。

“好吃当然要,我也来一碗。”钱晓星也想尝下,不过转念一想,对着小二说道:“我的粉丝面,不要放辣椒和醋,这两样我吃不来。”

“没问题,那粉丝还要吗?”店小二问道。

“这个随便了。”钱晓星说道。

“哦,随便,好勒,诸位稍等,马上上菜。”

不多时,店小二就把几个菜端了上来,过会又给大家端上了酸辣粉丝面。

“小二,不对啊,你看他们碗里都是满满的面条,为什么给我端上来一碗汤啊?”钱晓星看了下,问道。

“你不是说不要辣椒和醋吗?”

“对啊!”

“你不是说粉丝的话随便吗?随便就是可要也可不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