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j8彩票平台 2018-12-11 13:11 的文章

杜仲就释放出精神力去感应过

 
  大李子也是一脸警觉的扫望着众人,似乎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。
  “各位花这么大的精力来找我,不知有何贵干?”
  随意的扫了众人一眼,杜仲突然就张口冷笑了起来。
  这时,一名腰剑挎刀的青年突然站出身来,面带冷笑的望着杜仲,说道:“阵势都摆出来了,我们的目的还用说吗?”
  “你应该很清楚!”
  说到最后一句,青年的双眼,猛的就眯成了一条线,眸中冷光闪过。
  “我还真不清楚。”
  与青年对视着,杜仲淡然一笑,张口道:“你们这是准备驱干呢,还是准备打劫?或者……杀人?”
  青年没有说话,只是死死的盯着杜仲。
  整个山脚下,弥漫着一股无比压抑的气氛。
  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,围绕着杜仲三人的二十来人,都是微微的动了起来,一个个都在悄然间摆好了进攻的架势,有的人甚至把手捏在了刀剑之上。
  “哼!”
  见状,杜仲当即冷哼一声。
  “轰……”
  伴随着冷哼声的传开,一股恐怖的劲气,陡然自杜仲体被爆涌而出,将得地面上的黄沙碎石,吹得四散飞射。
  “我不管你们打的什么目的!”
  气势爆发的同时,杜仲一边冷眼扫视着众人,一边张口道:“你们要是有自信接我昨天那一招,就站出来!”
  这话一出,准备动手的众人,顿时都停住了。
  一想到杜仲昨天那一招,他们就不由得心生惧意。
  那一剑给他们带来的印象实在够深,压迫力也绝对够大!
  即便,现在的对方处于劣势方。
  就算处于劣势又如何呢?
  昨天,对方不也是处于劣势吗?
  那一剑,实在太强了。
  强大到连心化期颠峰的周辰君,在数人的帮助下,都被当场打成重伤。
  那等恐怖的攻击,又岂是他们可以抵挡的?
  半晌,无人应答,无人动手。
  杜仲冷笑一声,当即挥手。
  “我们走!”
  带着潘雄和大李子准备离开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每迈开一步,阻挡在三人身前的武者,都是会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却,竟然不知不觉间竟是给杜仲三人让出了一条道来。
  杜仲很清楚。
  这些人不过是乌合之众。
  为了消灭一个强大的对手,他们可以暂时联合起来,但最终他们依旧会变成对手!
  在有可能身死的情况下,谁也不愿意做出头鸟。
  毕竟,其他人都在等着那个出头鸟来试探杜仲的实力,如果杜仲弱,他们可以一涌而上,铲除这个心头大患。
  如果杜仲强,吃亏的只有那个出头鸟。
  其他人,大可以独善其身。
  既然能找到杜仲的落脚点,这些人自然也不会是傻子,谁也不愿意站出来。
  见状,杜仲三人却是一脸淡然,继续迈步前行。
  很显然。
  只要这次过了,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拦杜仲三人了。
  这次的临时集合一过,这些人自然会重新变回一盘散沙。
  单打独斗?
  杜仲怕过谁?
  更何况,他们是三个人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三人继续迈步,眼看就绕过茅房,走到了酒馆内院里。
  “咻!”
  就在这时,一个刺耳的破风声突然出现,打破了这沉寂而压抑的气氛。
  只见,半空中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银色光点,就宛如离弦的箭一般,带着一股无比尖锐的劲气,飞速的冲着杜仲的后脑袭来。
  “哼!”
  就在那银色光点冲到近前的时候,正在迈步的杜仲猛的一个转身,右手顺势而起,食指和中指一夹,便是在距离眼前十厘米左右的半空中,紧紧的将那银亮光点,夹在了两指之间。
  仔细一看。
  那银色光点,赫然是一根飞针。
  针体短小而尖锐。
  除了那尖锐得令人感觉到骇然的针尖之外,针头上竟然是有着一圈螺旋状的花纹,纹路是镂空的,就像是军刺上的放血槽一样。
  “唰!”
  接住飞针的刹那,杜仲手腕一动,猛的就把飞针朝着飞射而来的位置,甩了出去。
  “呜!”
  针一出手,一个闷哼声突然传来。
  众人转目一看。
  赫然是一个肤色黑黄的中年人。
  “啪!”
  被飞针击中的瞬间,中年人闷哼一声,双脚就地一跺,便是不敢停滞的朝着山上,逃了出去。
  见状,杜仲冷冷的勾起嘴角。
  他没追。
  不值得他追!
  杜仲站在原地,冷冷扫望着众人,沉声问道:“还有谁?”
  一声无比霸气的质问。
  令得所有人全都沉默了起来。
  所有人望向杜仲的眼眸里,都是流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,有冲动、也有畏惧,但更多的却是不敢!
  扫视全场。
  见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出声,杜仲这才面无表情的转过头,迈着步子,当着众人的面,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酒馆。
  “什么?你确定?”
  正当杜仲刚从酒馆中走出来的时候,一个惊疑的质问声,突然从酒馆的一个角落传了过来。
  “废话,我当然确定。”
  另一个话声传来,张口道:“我朋友刚刚给我打电话,说是孟坎镇的集市上,出现了一枚奇果,现在大家都忙着去呢。”
  “奇果?”
  酒馆门口,杜仲脚步一顿,眼中闪过一抹亮光。
  “出现了奇果?”
  “妈的,早知道就不来了。”
  “就是啊,等我们赶到,奇果都被人给买了。”
  酒馆后院,一群人也听到这个消息后,面面相觑的对视了几眼,然后极有默契的一哄而散,同时朝着孟坎镇赶去。
  “会不会有诈?”
  酒馆门口,望着那一哄而散的人群,潘雄眯了眯眼,走到杜仲身边,低声道:“这半天一夜的时间,只有这些人找到了我们,除掉这些人外,应该还有不少人在寻找我们的踪迹,而且我觉得那个周辰君,不像是普通人……”
  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  大李子凑上前来,附和着说道:“这个奇果,很有可能是他们为了引诱我们现身的一个诱饵。”
  “不会!”
  杜仲轻笑一声,摇摇头。
  “你这么肯定?”
  潘雄一愣,追问道。
  “非常肯定。”
 
  三人很快的就进入到了人群最里面。
  眼前,是一个小摊子。
  守摊子的,是一个身穿蓑衣,脸有褶皱,身材瘦弱的中年人。
  就在中年人身前的摊子上。
  一个水蓝色,几乎有些透明,看上去很是梦幻的果子,就那么简单的摆放在一个巴掌大小的竹篓里。
  那个果子,有乒乓球大小,外形就跟樱桃一样。
  果皮上,像是有一层磨沙。
  在水蓝色微光的照耀下,煞是好看。
  “这是什么奇果?”
  见到果子,潘雄当即就轻声问了出来。
  “不知道,没见过。”
  大李子摇了摇头。
  而此刻,杜仲却是暗暗的开启了功德眼,朝那果子一看。
  “果然!”
  在功德眼的观测下,杜仲可以清楚的看到,那个水蓝色的果子里,蕴涵着非常强烈的能量,其中还有一团指甲盖大小的能量团,看上去就像是果核一般。
  “不在十三地宝之内。”
  杜仲心中暗暗肯定道。
  “大兄弟?”
  就在杜仲仔细观察着果子的时候,那个满脸褶皱的中年人,突然就抬起头来,看着杜仲说道:“我认识你,你就是昨天跟那个贵公子打架的人。”
  闻言,杜仲眉头微挑。
  “别在意。”
  谁知道,中年人当即就摆了摆手,张口道:“我只是觉得,你很厉害,至少你昨天表现得很厉害而已。”
  杜仲轻轻点头。
  他不知道这个商贩为什么突然就跟他搭话。
  而且一开口就说出了他跟周辰君大战的事来。
  “怎么样,看上我这个果子了?”
  就在杜仲满心疑惑的时候,那中年商贩突然就笑着问道:“你要不要?”
  杜仲轻轻摇头。
  然后,稍微后退了一步,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  “底价一百万,想要这果子的,可以直接喊价,价高者得!”
  见杜仲摇头,商贩了然的笑了笑,然后转头对着众人,开始叫卖起来。
  奇怪的是。
  叫卖的同时,这个中年商贩却全然不管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高手,就那么安心的把果子放在摊位上,似乎根本不惧任何人出手抢夺似的。
  “我出一百一十万。”
  “一百五十万!”
  “两百万!”
  “三百万!”
  随着摊贩的叫卖声落下,人群中顿时就有人附和着喊起价来。
  价格一个比一个喊得高。
  眨眼间,就冲到了好几百万的高度。
  “我去,这么贵啊?”
  听到那喊价声,大李子顿时就忍不住的咂舌惊叹了起来。
  “一个奇果就卖几百万,要不咱也弄点来卖卖?”
  潘雄也是忍不住的附和着点起头来,一边点头还一边暗自盘算着。
  “卖?”
  听到俩人的谈话,杜仲轻笑着摇摇头,张口道:“你们还是先有本事弄到再说吧,只要你们能弄到,你们有多少我要多少。”
  “好啊。”
  潘雄眼前一亮,嘿嘿笑道:“到时候,我给你个熟人价,打八八折!”
  闻言,杜仲顿时就苦笑了起来,也懒得再跟潘雄搭话。
  “应该差不多了。”
  心中暗自盘算着什么,杜仲呢喃一声,拉着潘雄和大李子,转移到了摊子的一侧。
  “四百四十万。”
  “四百七十万!”
  “五百万!”
  喊价依旧在继续。
  “五百八十万!”
  突然,一个沉喝声传来,一百万底价的果子,在众人的争抢中,竟是拍出了五百八十万的价格。
  整整比底价,高出了五点八倍。
  似乎是到了临界点。
  当有人喊出五百八十万高价的时候,骚动的人群,突然就安静了下来,众人纷纷寻找着喊出五百八十万高价的买主。
  想看看到底是谁,愿意出这么高的价钱来买一个甚至排不进十三地宝的奇果。
  当然,其中一部分人自然也没安什么好心。
  而站在人群最内侧,杜仲却是一脸淡然的等待着,似乎根本不在乎到底是谁买了奇果似的。
  “来了。”
  就在众人纷纷寻找,却找不到买主踪迹的时候,杜仲突然咧嘴呢喃了一声。
  “唰!”
  与此同时,一个破风之声,突然传开。
  只见,一个脸上蒙着黑布的人,不知从那里冲了出来,带着一股势在必得的气势,以极快的速度,冲向摊位上的奇果。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
  中年摊贩瞬间反应过来,指着暴掠而来的黑衣人惊慌的大喊了起来。
  “砰!”
  然而,摊贩的喊声才刚刚落下,一个震响声突然就传了开来。
  只见那蒙面人冲到摊位面前,抓向奇果的手,突然一转就狠狠拍在了中年摊贩的身上。
  旋即,猛的把手一伸,一把将奇果从竹篓里抓了起来,转身暴掠出去。
  见状,人群顿时就喧哗了起来。
  “有人用抢的?”
  “反正都有人抢了,大家一起动手,谁抢到算谁的!”
  人群中,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,所有人顿时就兴奋激动了起来。
  如同奔腾的野马一般,随着那声大喊,所有人紧随在黑衣人的身后,疯狂的追了上去。
  “你们这些强盗。”
  “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  “我的果子,我的钱啊……”
  倒地不起的中年摊贩一边痛哭,一边破口大骂。
  眼看着所有人都追了上去,摊贩神色一紧,骂得更凶了。
  然而,为了争夺奇果,众人却根本不搭理摊贩的哭天喊地,所有人都卯足了劲,朝蒙面人追去,颇有一番不追到誓不罢休的气势。
  “跟上!”
  众人群起而动,杜仲也不落人后,立刻叫上潘雄和大李子,紧追了上去。
  眨眼间,汹涌的人潮就冲出了小镇。
  集市上,倒地不起的摊贩眼见人都走了,顿时一眯眼,唰的一声站起身子来,一溜烟,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跑没了影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震天的脚步声响,回荡在山间。
  “停!”
  追到一半,杜仲突然就停了下来,远远的望着依旧在疯狂追逐的人群。
  “怎么不追了?”
  潘雄急忙问道。
  “这还追什么?”
  杜仲摇摇头,张口道:“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,有人要用一个奇果来引起大家的厮杀。”
  “啊?”
  潘雄和大李子同时惊讶出声。
  “目的,恐怕是想在天元果成熟之前,先弄死一批人,最让是让有能力争夺天元果的人,全都死光。”
  杜仲面带思虑地说道。
  “你这么一说,还真像。”
  潘雄思考着点了点头,然后朝身后看了一眼,说道:“那个摊贩也是武者,不可能这么容易的就被打伤,而且他一直把奇果放在摊位上,看上去似乎不怕被人抢夺,实际上却是刻意给抢夺的人留下一些空间和机会。”
  “恩。”
  听到这里,大李子也附和着点了点头,刚才的情况确实是这样。
  “普通的摊贩得到奇果的概率很底,就算得到了也难以明白奇果的价值,即便知道了价值,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拿出来拍卖。”
  杜仲微微勾起嘴角,说道:“但是,这个商贩所表现出来的一切,却完全相反。”
  潘雄和大李子一想,还真是。
  对视一眼,俩人同时看向杜仲,流露出一脸的敬佩之色。
  “啧啧……”
  拆解推测出整个事件的原由,潘雄不由得啧啧称奇道:“是那个家伙,还真是下了血本啊,那可是五百八十万的果子啊。”
  闻言,杜仲当即就番了个白眼。
  这个家伙,满脑子都是钱。
  不论遇到什么事,第一个想到的都是钱。
  跟这种人,还真不能谈事。
  “趁现在,还有点机会。”
  杜仲张口说了一声,旋即立刻转头朝着集市暴掠而去。
  潘雄和大李子也在瞬间反应过来,立刻紧随其后。
  因为追出去的距离并不远的缘故,眨眼间三人就返回到了集市上。
  “在那边。”
  刚回到集市,杜仲就扫到了摊贩狂奔的身影。
  只见,那摊贩竟是从相反的方向跑出了小镇,然后偷偷的跑进了山里。
  没有半分犹豫,杜仲立刻带人紧跟上去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一入山,杜仲就清楚的听到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。
  显然是那商贩在刻意的隐藏着。
  “不要发出任何声音,把气息都给我收起来。”
  杜仲张口说了一句。
  潘雄和大李子立刻照做。
  三人小心翼翼的进山,始终与摊贩之间保持着十余米的距离。
  走着走着,杜仲突然双手一动,就把潘雄和大李子一起拉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,同时精神力一动,将那几株被两人带动的植物,紧紧的压制着,不显露出丝毫的动静。
  与此同时,正悄然行走在十米开外的摊贩,猛的转过头来,非常细心警惕的站在原地扫望了整整有一分钟的时间,才转头继续前行。
  一路上,摊贩非常的警惕。
  只可惜,在杜仲的面前,摊贩的警惕却没有收到丝毫的成效。
  每每摊贩有所异动,杜仲都会提前发出预警。
  很快的。
  摊贩穿越山林,来到了一片竹林中。
  远远的,杜仲就能看到,在竹林一角有着一间竹屋。
  又仔细的观察了一圈之后,摊贩才小心翼翼的推开竹屋的房门,进入其中。
  “事情办得怎么样?”
  就在摊贩进入竹屋中后,一个话声突然就传了出来。
  听到这个话声,杜仲的眉头顿时就紧皱了起来。
  竹屋内的问话之人,赫然就是周辰君。
  奇怪的是,周辰君的声音极为洪亮,从声音来判断,他受的伤似乎已经好得差不多了……
 
  杜仲咧嘴一笑,张口道:“因为我了解他。”
  周家人。
  在短时间内,要从不可知地赶到这里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  周家人几乎不出世,全都藏在不可知地里,如果仅仅因为周辰君受伤,就从不可知地里跑出来的话,那有关于周家的消息,不早就在天下间流传了?
  更何况,周辰君受了重伤。
  别说他不可能这么快痊愈,就算真的痊愈了,也只会想着怎么争夺天元果,怎么在争夺中杀了杜仲。
  又怎么会以奇果来做诱饵,欺骗众人,把自己放在众人的对立面?
  那么做,对他来说,百害而无一利。
  杜仲很肯定,这次绝对不会是周辰君的圈套。
  至于是不是其他人的圈套,那就得去看看才能知道了。
  “去看看?”
  听到杜仲肯定的答复,大李子把头一歪,提议道。
  从神色间可以看出,他对奇果还是抱有不小的幻想的。
  “去看可以,但不能太引人注目。”
  潘雄点头道。
  “走吧。”
  杜仲微笑着,大手一挥。
  三人立刻朝着孟坎小镇赶去。
  很快的。
  三人就来到了孟坎小镇的街道上。
  “真有奇果?”
  远远的,潘雄就看到街道上围着一大群武者,一些身处最外围的武者,拼了命的想要挤进去。
  显然,这番状况不可能是造假的。
  “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  杜仲咧嘴一笑。
  “可是……”
  潘雄有些迟疑。
  “没有可是。”
  杜仲摇了摇头,迈步朝着人群走去。
  来到小镇上的时候,,发现小镇街道上拥挤的人群内侧,的确有着不少高手的存在。
  但是,其中并没有周辰君的气息。
  除此之外,杜仲还清楚的感应到了一个能量源。
  显然,奇果的确存在。
  在杜仲的带领下,三人朝着人群行去。
  “是他?”
  “他怎么回来了?”
  “他不是受伤了吗?怎么跟个没事人一样?”
  “不对啊,我亲眼看到他伤得很重啊,这才一天一夜的时间,他怎么可能跟个没事人一样?”
  随着杜仲三人的来到。
  拥挤的人群顿时就骚动了起来。
  骚动声中,众人纷纷转过头来。
  看到杜仲的一瞬间,每个人的眼眸里,都是流露出了一丝惊疑之色。
  然而,在众人的议论声中,杜仲依旧不急不缓的迈步前行。
  看到杜仲靠进,拥挤的人群中,大家都是下意识,不自觉的挪动着步子,退让到一边,给杜仲三人让出一条路来。
  毕竟,杜仲昨天的那一剑,威慑力实在太大。
  “他奶奶的。”
  见到这番状况,潘雄顿时就愣了一下,然后一脸鄙夷的张口道:“这些家伙,现在怎么都变得这么乖了?”
  “嘿嘿。”
  大李子轻笑一声。
  “老板?”
  潘雄望着杜仲,有些吃味地问道:“要不然,我也把我在至尊榜的身份给公布出来,吓唬吓唬他们怎么样?”
  “还公布呢?”
  大李子顿时就接上了话茬,鄙夷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