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j8彩票平台 2018-12-11 13:11 的文章

一道道劲气宛如利刃

 
  但杜仲这句话,最主要的却是说给那个大师兄听的。
  刚到游泳池边的地上,杜仲就立刻盘腿坐了下来,焦急的说了一:“应该还有其他的东西和配伍,对吗?”
  “哼。”
  青年冷哼一声。
  “这个药粉,是你的独家配方,对不对?”
  杜仲继续张口询问:“你要走,也是为了要保护这个配方,对不对?”
  听到杜仲的话,青年脸色唰的一变。
  顿时面无血色。
  盯着杜仲的同时,一边后退一边色厉内荏的威胁道:“我不会告诉你的,你也最好不要逼我,否则我们鱼死网破!”
  “你多虑了。”
  杜仲轻笑着摇摇头,张口道:“我并不想知道你的秘方,只是为了确定你确实知道这个药的配伍而已。”
  “现在看来,这个药粉的确是你的独家配方。”
  说到这里,杜仲张口道:“你的配方我不问,但我想问问你,我有一个中医学校,你有没有兴趣过去当老师?”
  此话一出,青年顿时就愣住了。
  就连一旁的潘雄和大李子也都愣在了原地。
  这都哪跟哪啊?
  不是来买驱虫药的吗?
  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个中医院学校了?
  “你小子,不是说什么古武堂吗?”
  潘雄一脸疑惑的望着杜仲。
  杜仲轻声一笑,面带深意的看着青年,张口道:“古武堂和中医院学校都是我的,为了创办这两个项目,我投资了将近70亿元。”
  70亿?
  听到这个数字,三个人顿时就惊呆了。
  那可是70亿啊。
  不是7万,更不是70万。
  这么大的数目,说投就投了?
  见到三人的反应,杜仲满意的笑了笑,张口继续说道:“而且,近70亿亿中,有近五十亿投是在中医院学校,目的就是想把我们华夏的中医发扬光大,怎么样?”
  “有没有兴趣,跟我一起努力一下?”
  说到这里,杜仲把目光一转,指着那千重大山,说道:“你是想让你祖传的手艺浪费在大山深处,还是想去院校教书育人,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你们的医术你们的药品也是不可或缺的,让你的名字,你们祖先的名字和传承,在整个华夏闪耀开来?”
  闻言,青年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  咬着牙,想开口却又硬憋着。
  显然,在杜仲的劝说下,青年已经心动了。
  的确,他不甘心把手艺浪费在这个地方,就算能活一百多年,他顶多只能遇上两次这种大好的卖药机会,平日里谁会无事冲进千重大山找虐?
  外面的世界,一直是他向往的所在。
  只是,一直碍于先祖的规定,才没能走出去。
  而现在,有了帮先祖把手艺发扬光大的借口,规矩就再也拦不住他了。
  “我怎么能相信你?”
  稍许,青年才张口问道。
  “你有银行卡吗?”
  杜仲询问。
  这里毕竟是深山小镇,而且这些少数民族的人,一般都不会办银行卡。
  “有。”
  青年张口道。
  “你把卡号告诉我,我先付你一年的薪水。”
  杜仲直接张口道。
  青年眯着眼,想了想,然后才把卡号告诉杜仲。
  得知卡号的一瞬间,杜仲就立刻用手机上网转账,一次性转了五十万到青年的户头。
  “五十万,已经到你卡上了。”
  杜仲张口道。
  此刻,青年只觉喉咙干涩,不停的吞咽着唾沫。
  五十万!
  这可是真正的五十万呐!
  见杜仲如此干脆的付钱转账,大李子悄悄的靠到潘雄身边,羡慕地说道:“你这朋友,是土豪啊?”
 
 
第十八章 杜仲VS周家表哥!
  “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命了,竟然傍上个土豪?”
  大李子问道。
  潘雄故作叹息的摇了摇头。
  不得不说,杜仲给青年这五十万,倒也间接的肯定了他的身份和地位。
  毕竟他可是拿了一百万的年薪啊。
  “好,我跟你了。”
  就在俩人说着悄悄话的时候,收到五十万年薪的青年,直接就把背在身上的布包,仍向潘雄和大李子,张口道:“这里面是我配伍出来的所有药粉,足够你们使用了。”
  说完,转目看向杜仲,一脸激动的张口道:“刚才是我误会你了,不好意思,也谢谢你给我机会,放心吧,我们千重大山的族人是信守承诺的,既然接受了你的邀请,我就一定不负所托。”
  “恩。”
  杜仲满意的点点头。
  “老板。”
  青年张口恭敬的喊了一声,旋即问道:“我们学校在哪呢,我现在就赶过去,你给了一年的薪水,我一天也不能浪费。”
  “唰唰……”
  杜仲直接拿出纸和笔,把莲花山的地址,写在上面,然后交到青年手中,张口道:“你直接去这个地方就行,到了那里自然会有人接待你的。”
  “谢谢老板。”
  拿着杜仲写好的纸条,青年一脸激动的转身离开。
  看样子是准备收拾行李,离开大山了。
  青年走后,杜仲转过头来,才发现潘雄正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他看。
  “你给我说实话,你这次到底是来招聘的,还是来抢果子的,我怎么觉得你就是成心来招聘的!”
  潘雄张口问道。
  闻言,杜仲大汗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就在杜仲思考着要怎么回答的时候,一阵脚步的骚乱声突然传了过来。
  杜仲举目一看。
  只见,有一群人正朝着自己三人所在的这个茶摊走来。
  领头的是一个身着青衣,一副贵公子模样的青年。
  其余所有人,都像是仆人一般,恭敬的跟在他的身后。
  “你就是杜仲?”
  走到茶摊前,青年高傲的抬起脑袋,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,问出了声。
  而此时,杜仲却是面色一寒。
  眼神中杀意一闪而逝。
  此人。
  就是周家圣女的表哥,周辰君!
  和照片是一模一样!
  他不会记错!
  “是我!”
  面对周辰君的询问,杜仲眼神微眯,神色阴冷的点头。
  对方实力够强!
  而且他他没想到竟然和对方如此快的见面,他还以为要到最后争夺天元果的时候才能见到。
 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。
  管你是谁,多强实力,招惹古慕儿,那就等死吧!
  所有人都知道来者不善,赶紧微微散开。
  “通知你一声,你的女人我要了。”法去帮杜仲,只能焦急的看着,希望着。
  强行压抑着喉咙中翻腾的血液,杜仲再度站起身来,右手一动,全身能量尽集于此,然后手臂猛的一动。
  攻向周辰君的途中,直接利用精神力将周围天地间的能量,全部调到手臂中。
  最强一拳!
  这是杜仲战斗力的顶峰。
  在全身经脉中的能量,加上中丹田中的能量,再加上精神力调来的能量,杜仲这一拳所蕴涵的能量,瞬间达到颠峰。
  “哼!”
  然而,面对着杜仲这最强一拳,周辰君却的面露冷笑。
  毫无畏惧的一出手。
  “啪!”
  又是一拳对撞。
  两者对视而立。
  这一次,杜仲没有给击飞。
  周辰君,也没有丝毫退步的倾向。
  两人打了个半斤八两。
  “还是就这么点力量吗?”
  就在杜仲准备下一拳的时候,周辰君突然冷哼一声,左手突然一动,带着一股迅雷不极掩耳之势,狠狠的轰在杜仲的小腹上。
  “啪!”
  受拳的瞬间,杜仲的身体顿时就倒飞了出去。
  再一次,重重的撞在巨石上。
  “噗!”
  这一次,杜仲没忍住,张口吐了一口鲜血。
  “杜仲,不过如此!”
  望着杜仲的模样,周辰君冷笑着,继续一步一步的走上前来,一边走这个一边把右手捏成掌刀。
  试图一掌取掉杜仲的性命。
  “是吗?”
  杜仲突然笑了。
  “你们周家人都好厉害,都好霸道不讲理,我杜仲岂能被你们比下去!”
  站起身来,无力的擦了擦嘴角的血渍,然后才望着三米外的周辰君,神色瞬间冰冷:“我本来想把这一招,留给你们周家圣女的。”
  “现在看了今天要用在你身上了!”
  闻言,周辰君双目一眯。
  他知道杜仲和周家圣女之间的约定,也知道杜仲肯定在刻苦的修炼,等待着那一天的战斗。
  为了成功,杜仲必然会修炼出一些绝技来做压箱底。
  跟周家圣女亲自战斗过的杜仲,自然也明白周家圣女的实力有多强。
  这一招,留给周家圣女。
  那就代表,杜仲准备使用的这一招,足以匹敌神变期的强者。
  而他周辰君,却只有心化颠峰的实力。
  这一刻,周辰君也稍微凝重了起来。
  “唰!”
  面色凝重的同时,周辰君不再慢步去压迫杜仲的神经,反而身子一动,便是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,直接冲向杜仲。
  带着一股无比刺耳的破空声。
  “啊!”
  与此同时,杜仲却是猛的一声震喝。
  体内能量运速速度爆增,然后立刻驱动剑丹。
  “咻!”
  湛蓝色的能量,在疯狂的运行中,赫然冲出杜仲的右手掌心,在快速的演化中,赫然幻化成了一把惊天巨剑。
  剑体,赫然就是帝一剑。
  “啊!”
  周围人见状都是无比骇然。
  没想到还能有人幻化出能量剑,这是什么功法?
  随着能量的飞速爆冲,杜仲右手一捏,抓住最后的能量尾巴变换成的剑柄,然后猛的一斩而下。
  “你找死!”
  见到杜仲这一击。
  周辰君顿时大骇。
  爆怒着叱喝了杜仲一声,便是猛的停下身形,将全身的力量,全部集中幻化成一个能量护罩,以求全力抵挡这一剑。
  而此刻,杜仲却是冷冷的勾起了嘴角。
  这一剑,集合了他全部的力量,包括身体的力量,经脉的能量,丹田的能量,以及剑丹中的所有能量,威力无比……
 
 
第十九章 霸道的一剑!
  一剑出,天地动!
  “什么?!”
  在场所有人,无不惊骇。
 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,杜仲这一剑,竟然是隐隐达到了神变期的恐怖威力,以周辰君心化期颠峰的实力,根本无法抵挡!
  这一剑威力太强大了!
 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种招式!
  “唰唰唰……”
  眼看这一招周辰君无法抵挡,所有隶属周辰君的人,全部冲了上去,每个人都将自己所能发挥出的力量,全部发挥出来,努力帮助周辰君抵挡。
  潘雄和大李子也呆了。
  他没想到杜仲这个比他们还年轻的家伙竟然隐藏着这么强大的招式。
  巨大的能量剑体,如同压城的黑云一般,带着一破欲要破天的气势,轰然砸下!
  剑体往下一压。
  地面上,顿时黄沙骤起。
  仿佛,就连大地都在惧怕着这一剑似的。
  那些帮助周辰君抵挡这一剑的人,在感受到能量剑体上传来的恐怖气压的时候,扎着马步的大腿,都是不自觉的颤抖起来。
  “轰!”
  下一刹,一个震天的轰鸣声炸响。
  “啪啪啪……”
  轰鸣声刚起。
  便地黄土飞射,沙尘弥漫。
  一道道人影,从沙尘中爆射而出,重重的撞击在小镇街道另一边的墙壁上。
  “哗啦……”
  在巨力的撞击下,那厚实的墙壁,瞬间坍塌。
  “呼呼……”
  能量剑体消散,杜仲身子一歪,有些站不稳的急促喘息起来,整个人彻底脱力,差点就倒在了地上。
  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周辰君的方向。
  “呜呜……”
  山间,狂风席卷而来。
  将得那满天的沙尘全部吹散。
  只见,在那能量剑体落下只处,竟然是出现了一个深而巨大的坑洞。
  周辰君此刻正躺在洞中。
  一身高贵的衣衫,早已被剑气刺得七零八落,混身上下无数伤口。
  哪还有刚才的倨傲。
  一身狼狈不堪!
  其他人也被震的四散开来,也很是狼狈,相对承受最强能量的周辰君他们更好一些。
  但心中更为惧怕,如果不是他们阻挡,这一剑,周辰君凶多吉少!
  “你……”
  无法行动的望着杜仲,周辰君才忍着剧痛虚弱刚说出口一个字,口中便是有着一股汹涌的血水喷涌而出。
  那般模样,显然是受了重伤!
  “走!”
  就在这时,一直在拖延潘雄和大李子的两名高手,急忙冲进坑中,抗着周辰君,就朝远处,飞速逃去。
  “啪!”
  见状,杜仲不甘心的王者对方远去的方向,脚下确实一软,猛的就倒在了地上。
  “走!”
  潘雄和大李子立刻冲上来,抱着杜仲立刻离开。
  ……
  很快的,在潘雄和大李子的保护下,杜仲就来到了旅馆。
  “放我下来吧!”
  回到房间,杜仲立刻虚弱说道:“我自己能疗伤。”
  闻言,潘雄把杜仲放到床上。
  杜仲立刻支撑着身子,盘坐起来,开始吸收天地能量来蕴养和治疗体内的伤势。
  “周辰君!”
  疗伤的同时,杜仲紧紧咬着牙关。
  回想着刚才的情形,神色无比的阴冷。
  “这次没杀了你,下次我一定会取你命!”
  想到此处,杜仲紧紧的捏起拳头来。
  “看来,得尽快提升实力,第一招目前不行,那只能用帝一剑式的第二招了。”
  “第二招,绝对能将其斩杀!”
  杜仲暗道。
  他清楚虽然有本帮助周辰君抵挡了不少剑力,但这一剑杀不了周辰君。
  面对如此强大实力的周辰君,他必须赶紧提升实力。
  后面,他一定还会和周辰君见面的!
  疗伤中,时间过得飞快。
  在杜仲疗伤的这段时间里,潘雄和大李子,一直在为杜仲护法,一个在里一个在外,生怕有人趁着杜仲重伤,跑来偷袭。
  好在,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坏。
  半小时后。
  杜仲才终于控制住体内的伤势,能量也恢复了有三成。
  “呼!”
  睁开眼,见到守在窗前的潘雄,杜仲立刻正色说道:“走!我们必须离开这。”
  他很清楚。
  在刚才与周辰君一战中,他已经显示了自身的实力。
  也是因此,此次来争夺天元果的其他人,必然会把他看成一大威胁,而且他现在又受了伤,那些人肯定不会放过他。
  周辰君暂且不算。
  那些对天元果誓在必得的人,肯定会找上门来。
  所以,他必须跑。
  “我去叫大李子。”
  潘雄会意的点点头。
  他当然知道目前的情况对他们不利,一个周辰君手下便有那么多的高手,如果周辰君受重伤的事传回去的话,必然会有更多的高手前来,到时候可就逃不掉了。
  很快的,三人集合,直接就离开的旅舍,潜逃出去。
  ……
  半个小时的时间,杜仲跟周辰君战斗的事,传遍了小镇的每一个角落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果然,没一会儿,一阵阵脚步声就在杜仲开的旅舍里响了起来。
  许多人,一进旅舍就直冲向杜仲的房间。
  来到房间,看到杜仲等人已经离开以后,众人也纷纷离开旅舍,极为默契的分散开来,各自追踪去了。
  另外一边。
  “唰唰唰……”
  在疯狂的逃窜下,杜仲三人直接翻过大山,来到了一家位于两山之间的小酒馆。
  这间酒馆非常简陋。
  其中,连一个客人都没有。
  但气氛却实在火热。
  因为没有房间的关系,一群六七十岁,醉眼惺忪的老头,聚集在酒馆中央的一张桌子上,打着扑克牌,其中有两个老头的头上还顶着石块。
  而被人围圆的桌子上,摆放着一个铁盆,盆里装满了刺鼻的白酒。
  这些人,正在打牌喝酒。
  “老板?”
  进入酒馆,潘雄立刻大喊。
  “吃点什么?”
  这时,一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女人迎了上来,一脸笑意的问道。
  “随便,你这里有没有房间?”
  杜仲张口道。
  “不好意思,客官,我这里是酒馆,不是旅社。”
  店长张口道:“你要喝酒吃肉可以,要房间睡觉,却是没有的。”
  “一间都没有吗?”
  杜仲眯了眯眼,张口道:“什么房间都可以,你随便开价。”
  “随便开价?”
  女老板嘿嘿一笑,张口道:“我这里有个摆酒的,酒窖行不?”
  “可以。”
  杜仲立刻答道。
  “好,三百块一晚。”
  女老板张口。
  “三百?”
  潘雄瞬间就无语了。
  以这地方的物价水平,这要价也忒狠了点。
  “老板,这也太贵了吧?”
  大李子张口道。
  “贵吗?”
  女店长张口道:“我那酒窖里随便一罐酒,价格都好几千咧,你们爱住不住。”
  “住!”
  杜仲肯定道。
  现在,他还有别的办法吗?
  那些追踪他的人,肯定已经到半路了,虽然其中大多数会追到山里去,但也有一部分人回来这些店里追踪。
  酒馆的酒窖,无疑是一个最好的安身之处。
  而且他也不差钱,他可是隐形的亿万富翁。
  “我给你一千!”
  杜仲直接掏出一千块钱,递到女店长手中的同时,张口道:“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们在你的酒窖里,清楚吗?”
  “放心。”
  女店长接过钱,妖娆的一笑,说道:“那些老大爷都喝了一整天的酒了,你们消失的下一秒,他们就会把你们忘记得干干净净,况且我还得为我酒窖里的酒着想呢,不是吗?”
  闻言,杜仲满意的点点头。
  “走吧。”
  女店长嘿嘿一笑,带着杜仲三人,朝着店里面走去。
  因为店非常简陋的缘故。
  一出店面,杜仲就看到眼前是一座大山。
  “酒窖在哪儿呢?”
  潘雄问道。
  “放心,绝对安全。”
  女店长嘿嘿一笑,然后朝着不远处,一个简陋的茅房指了指。
  “茅房?”
  大李子一怔。
  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  女店长迈开脚步,带着三人朝茅房走去。
  很快的,来到茅房后方。
  “嘎吱!”
  女店长一蹲,拉着一把草,往上一提。
  顿时,一个四四方方的入口就出现在了眼前。
  “我们这里的酒窖,都是挖在山里的,看这隐蔽的程度,保证没人能发现你们。”
  女店长得意地说道。
  “多谢了。”
  杜仲点点头,率先跳入其中。
  “里面有月光石,也有透气空,记住不许动我的酒,也不许点火。”
  店长张口道。
  “明白!”
  潘雄应了一声,也跳了进去。
  随后,大李子也进入其中。
  交代完一切注意事项之后,女店长才关门离开。
  “你们先休息一下,我必须把伤势完全治疗好才行。”
  进入酒窖,杜仲说了一声,就立刻开始修复和治疗起来。
  “易形!”
  一闭眼,杜仲就立刻消耗精神力,动用易形的能力,直接将体内的伤势,转移到了进入酒窖时,看到的山顶上的那一颗大树上。
  “砰!”
  易形成功的瞬间,大树轰然爆炸,直接炸断成了两半。
  这也是他的无奈之举,用精神力的巨大损耗换来伤势的好转,就目前看还是值得的,毕竟现在精神力没太大作用。
  转移掉伤势。
  杜仲开始一边疯狂的补充精神力,一边不停的吸收天地能量。
  这一坐,就整整坐了半天一夜的时间。
  第二天早上,杜仲才总算是完全恢复了过来。
  见到杜仲恢复,潘雄和大李子顿时也就松了口气。
  “没想到,你还这么厉害,没看出来啊?”
  杜仲一醒,潘雄就立刻调侃道:“看来,跟着你混,倒是有生命保障呢。”
  “呵呵!”
  杜仲摇着头苦笑一声,张口道:“跟着我混,是招人追杀的命!”
  “长得帅的人,一般都有这样的烦恼。”
  潘雄立刻补充道。
  “是吗?”
  大李子愕然一怔。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  就在这时,一阵脚步声突然传到三人耳边。
  “这是空的。”
  酒窖外,突然传来一个惊疑的话声。
  “你们干什么?”
  这时,酒馆女老板的话声突然传来,大吼道:“那是我的酒窖,你们还先个偷酒不成?”
  “我可以确定,那个家伙逃跑的就是这个方向,山上断开的大树带着我们兜了好大一个圈子,却一直没找到那小子,我敢肯定那小子绝对藏在这个酒窖里。”
  其中一人张口道。
  “放火!”
  另外一人,立刻点头。
  “给我停下。”
  这时,酒馆女老板冲了上来,张口道:“别烧我的酒,里面的人赶快出来吧,帮你们保密一天一夜了也没见你们续费,现在我可帮不了你们了。”
  闻言,酒窖中的三人,顿时就苦笑了起来。
  在黑洞洞的酒窖里,他们那里知道过了多久啊?
  无奈的苦笑声中,三人纵身一跃,推开酒窖入口处的木板,直接就跳了出来……
 
 
第二十章 还有谁?
  “果然在这里。”
  杜仲三人才刚从酒窖里跳出声来,便是被一众武者,团团圆圆的给包围了起来。
  周围,竟是有将近二十人。
  “恩?”
  周辰君鄙夷的看了杜仲一眼,直接说道。
  这话一出,原本喧嚣吵闹的茶摊,顿时就安静了下来。
  整个茶摊上的好几桌人,都全部转过头来,看着杜仲。
  这一句话,虽然看似客气。
  其实,却是在当众辱人!
  抢人家女朋友,还有理了?
  若是换做任何一个人,都会在瞬间发飙,也正是因为这种心理,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杜仲的回答。
  他们想要知道,这个出手阔气的青年,到底是个男人。
  还是个孬种!
  “呵呵……”
  杜仲却突然笑了起来,笑的同时,心里却是冰寒至极,笑声歇,冷冷望着周辰君,寒声道:“滚!”
  “果然是个贱骨头。”
  周辰君冷笑一声,说道:“这世上敢对我说这种话的,你是第一个,作为第一个冒犯我的贱人,我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  说到这里,伸手往地上一指,神色倨傲道:“给我跪下磕头,磕到我满意为止,我就放你一条狗命,否则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!”
  “哼!”
  就在这时,潘雄和大李子看不下去了,直接就迈步准备走上前去帮杜仲。
  “唰。”
  可俩人才刚刚迈出一步,周辰君身后便的突然有两人冲了出来,把潘雄和大李子,档在一旁。
  “高手!”
  感受到档路两人的气势,潘雄和大李子对视一眼,不敢再轻举妄动。
  “埋骨?”
  杜仲冷笑,话声阴寒的道:“我送你一句话。”
  “只要你就休想完整的离开这千重大山,我话今天就撂这儿了!”
  “贱骨头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  周辰君三番两次被人讥讽,这次真的怒了,不由得怒喝一声说道:“我会让你见到慕儿的,我要带着你的脑袋去见她!”
  慕儿!
  听到周辰君喊古慕儿的名字,还喊得这么亲切。
  又联想到周辰君调戏古慕儿的事。
  杜仲心中杀意更盛!
  “受死吧!”
  就在杜仲怒火中烧的时候,周辰君徒然出手。
  他懒得跟杜仲聒噪,如果杜仲实相刚才就该答应,然后他留着杜仲给他表妹练练手。
  但现在对方竟然如此不识抬举,那就不用客气了,先杀了再说!
  “唰!”
  身形一动,一股无比恐怖的气势,如同惊涛骇浪般,自其体内爆涌而出。
  带着那无比狂暴的气势,周辰君就仿佛那海啸中的巨浪一般,轰然压向杜仲。
  “哼!”
  杜仲怒哼,要战就战!
  怕你不成!
  体内能量瞬间运行起来,运行速度也在同时,提到极致。
  而后,猛的一拳砸出。
  “砰!”
  巨大的碰撞声,猛然爆发。
  以两人双拳的交接点为中心,仿佛要缴碎一切的气狼,骤然四散飞射,,将得茶摊中的桌椅茶杯,瞬间冲击得粉碎。
  “哗啦!”
  支撑着茶摊的四根手臂粗的木棍,瞬间破碎,茶摊坍塌。
  “唰!”
  就在茶摊坍塌的同时,一道黑影自其中飞射而出,狠狠的撞击在路边的巨石上。
  此人,却是杜仲!
  “轰!”
  就在杜仲落的刹那,一股更加狂暴的劲气,赫然自茶摊中爆发而出,将得那坍塌下来的茶摊瞬间缴得粉碎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迈步走在满地的碎木上,周辰君面带冷笑的一步步走向杜仲。
  “呜!”
  此刻,刚落地的杜仲,喉咙间却是忍不住的翻腾起来。
  他能感觉到,一股血腥味冲上喉咙。
  一拳。
  仅仅一拳,杜仲就受伤了。
  “心化期颠峰!”
  望着正朝自己走来的周辰君,杜仲心中暗暗震惊。
  没想到,对方的实力竟然这么强。
  以他现在意化期的实力,顶多也只能面对心化后期而不败,心化颠峰的强者,他根本就没办法对付。
  毕竟,在力量,在气势上。
  实力根本都不对等。
  想到这,杜仲神色更冷了。
  “就这点实力?死吧!”
  周辰君从楼上跳下来,冷笑着一步一步走了上来。
  潘雄和大李子心中大急,可是他们被两个高手牵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