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j8彩票平台 2018-12-11 13:11 的文章

里面有很多的毒虫毒蛇等等的东西

 
  感应到天地间的能量流动,潘雄惊诧的说了一声,旋即立刻走到岸边,拉着美女老师,围绕在杜仲身边开始护法起来。
  美女老师要问什么,都被他给彻底的拒绝了。
  他很清楚,在突破的时候,杜仲绝对不能被任何人打扰。
  美女老师也明白,当即就紧闭上了嘴巴。
  其实,在跟潘雄战斗的途中,杜仲不断的逼迫自身,加快能量的运转速度。
  随着能量的运转速度不断被杜仲增强的情况下,杜仲清楚的感觉到,天地间的能量,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。
  随着能量的极速运转,不断的内压缩,补充到中丹田内。
  就这样。
  战斗一结束,杜仲就赫然感觉到,中丹田马上就要凝实了。
  当即也顾不得跟潘雄说话,就立刻开始修炼,小心的维护着中丹田的凝实,与此同时也在疯狂的吸收能量,准备等中丹田凝实以后,将其彻底的稳固下来。
  杜仲这一坐,就坐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。
  一个小时内,潘雄连一句话都没说。
  终于,中丹田完全凝成并稳固下来之后,杜仲才猛的睁开眼来。
  “多谢了。”
  睁眼的第一件事,杜仲就是朝着潘雄感谢了一声。
  “啧啧……”
  闻言,潘雄立刻就啧啧称奇地说道:“有意思,太有意思了,你这一突破可有比刚才厉害了很多啊。”
  杜仲微微一笑。
  他现在的实力,虽然只在意化期的初期,但要论战斗力,他完全可以跟心化期中期的强者交手,甚至可以和心化后期的超级强者一战。
  “你女朋友呢?”
  杜仲转头一看,发现那美女教师人没了。
  “唉。”
  潘雄苦涩的叹了声气,说道:“砸俩打完,我刚跟她解释完不能打扰你突破,他接下来就顺手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,还说什么我一直在欺骗她,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哭着跑了,这丫到底怎么回事,我都没弄清楚呢。”
  “谢谢你。”
  杜仲急忙出声,说道:“要不为了帮我护法,你完全可以去跟你女朋友解释清楚的。”
  见杜仲致歉。
  潘雄一摆手,极爷们地说道:“女人嘛,难免撒些娇,没事让她自己去哭去吧。这些女人,就该给她们点脸色看看,要不然她们还真不知道谁当家了。”
  “你是有把握才这么说的吧!”
  杜仲淡然一笑道。
  “嘿嘿。”
  潘雄立刻嘿嘿一笑,说道:“以我百花丛中过,满身全是叶的多年经验来看,这时候去哄女人,那绝对全是你的错,你要是不去哄,他肯定会先生气,然后要和你断绝关系,再来就会开始想你会不会有什么苦衷,这一想就会开始转移到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这件事上,随后剩下的就是恐慌了。”
  “我要是离开一段时间再出现,他绝对哭着扑到我身上来,信不?”
  说到这里,潘雄得意的仰起了脑袋。
  “恩。”
  杜仲一脸惊叹的竖起大拇指,问道:“不对啊,你都这么有经验了,为什么都这岁数了还没结婚?”
  “不结婚,代表着我可以跟一切女人都能出现不可能的可能。”
  潘雄笑道。
  “我去。”
  杜仲顿时就给惊呆了,再次朝潘雄竖起大拇指,问道:“你下一步准备干什么,直接辞职去我哪儿?”
  “你不提我差点就给忘了。”
  这时,潘雄才想起来工作的事,问道:“你给我这么高的工资,准备让我去做什么工作?”
  “古武堂教习。”
  杜仲直接张口道。
  “有点意思。”
  潘雄点点头,张口道:“可以,我答应你了,但现在还不急着去上任,我准备和你一起去玩玩。”
  “恩?”
  杜仲会意的笑了起来,说道:“你知道我要去干什么?”
  “废话。”
  潘雄不爽的撇撇嘴,说道:“我好歹也是至尊榜上的美男子,当然知道天元果,看你小子命运多舛,是早夭之命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稍微迟疑了一下,才张口道:“也罢,我就陪你走一趟。”
  闻言,杜仲顿时就翻了个白眼。
  他才不相信潘雄的这翻胡说。
  “你真不去哄哄你女朋友?”
  杜仲问道。
  “当然。”
  潘雄理所当然的点点头,盘白眼道:“刚才不都给你说过了么,敢情我刚才的理论全都白讲了?”
  “不是。”
  杜仲摇摇头,说道:“你想啊,你这一走,那个健美教练又来骚扰你女朋友的话,那该怎么办?”
  “安啦!”声之后,猛的闭眼开始飞速的吸收天地能量。
  “咦,要突破了?”
  “这狗屎运踩得还真是时候!”很热情的站起身来跟对方拥抱了一下,然后才一起做下来。
  见状,杜仲朝这人望去。
  此人,是一个身材魁梧,裸露着上半身的中年男人,一身肤色黝黑,腰间还别着一把大砍刀,一眼看去就是少数民族的人。
  最为关键的是,此人的左右脸颊,齐齐的穿着六个银珠。
  看上去,就好象小猫的胡须一般。
  这六个银珠,只有黄豆大小,像是耳钉一般,刺入到脸颊上。
  与此同时,杜仲也感应到此人是个武者。
  而且,实力还不低。
  竟然是达到了身化期的程度。
  “大雄,咱们可好多年没见了。”
  大李子张口道。
  “是啊,好多年了。”
  潘雄点头道。
  “怎么着,你也想来凑凑热闹?”
  大李子笑问道。
  “这五十年才遇得上一回,当然得来见识一番了。”
  潘雄理所当然地说道。
  “恩。”
  大李子点点头,然后把目光转向杜仲,张口问道:“这位是?”
  “他?”
  潘雄朝杜仲一指,然后毫无顾忌的直接张口道:“我侄儿,顺道带他出来见见世面。”
  这话一出,正在喝差的杜仲,差点把茶叶都给喷出来。
  “大侄儿,你好。”
  大李子信以为真,立刻向杜仲问道。
  “你好。”
  杜仲直接抱拳。
  用这个动作来告诉对方,自己和潘雄是平等关系。
  同是武林中人,大李子一看,自然也就明白了过来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就在这时,一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小青年,突然就跑了过来。
 
 
第十七章 你这朋友,是土豪啊!
  青年穿着一套蓝白相间的少数民族服饰,头上还用头巾缠成了一顶帽子,帽子的正前方,镶嵌着一块已经泛黑的银色徽章。
  看上去,颇有一番韵味。
  “几位大侠好。”
  青年一上来,立刻就笑嘻嘻的朝三人举手抱拳,然后腰一弓,做出一副恭敬状,说道:“看三位大侠的面相,实乃人中龙凤,黑暗中的北斗星,璀璨夺目,我可以肯定三位大侠这次前来,必然会大有所获。”
  闻言,潘雄咧嘴一笑,摆着一副很是得意的模样。
  大李子也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  显然,青年的话听得俩人很是受用。
  望着俩人那如沐春风的模样,杜仲顿时就翻了个白眼,很是鄙视的瞥了俩人一眼。
  “虽然三位大侠武功了得,但是我们这南疆的千重大山上,却是毒虫鼠蚁遍地,各位大侠不妨买点驱虫粉,如何?”
  一边说着,青年一边面带笑意的从腰间的布带里,取出来一个装着药粉的荷包,说道:“有这驱虫粉在,我可以保证各位大侠一路畅通无阻!”
  “哦?”
  杜仲轻疑一声,伸手道:“给我看看。”
  说罢,从青年手中接过荷包。
  没有打开,杜仲直接把荷包凑到鼻前,轻轻一闻。
  “恩?”
  闻到荷包中有些熏人的刺鼻香味,杜仲顿时眼前一亮。
  “这药粉,有点门道。”
  杜仲暗暗点头。
  “能配出这种药粉来,这个青年的确是个人才,以他的这门手法和技术,倒是可以拉到中医院校去。”
  “不过,前提是这一包药粉,是他亲手配制的才行。”
  青年看了看无动于衷的潘雄和大李子,最后将目光转移到杜仲身上,见杜仲那副沉思的模样,当即就有些焦急了起来。
  他以为杜仲不信。
  “我的药绝对是所有驱虫粉中最厉害的。”
  望着杜仲,青年一边把手伸向捆在腰间的布带,一边张口道:“大侠要是不信的话,我可以现场试验给你看。”
  说罢,徒手从布带中抓出了三四只毒虫来。
  “唰。”
  手掌一挥,毒虫顿时撒落在桌上。
  “我去!”
  见到毒虫,潘雄和大李子,同时打了个激灵,猛的就蹦到一边去了。
  杜仲却依旧坐在桌子旁边,一脸淡然。
  “恩?”
  见到杜仲淡然的神色,青年顿时就惊讶了起来。
  “这小子不会是被吓懵了吧?”
  心中暗道一声,青年又摇了摇头。
  要是吓懵的话,怎么可能还如此的处之泰然?
  可是,面对这些毒种,还能如此淡然。
  杜仲的定力,也太强了吧?
  心念一动。
  青年嘿嘿一笑,然后又取出一个荷包,打开之后立刻用药粉在桌上撒出来一个圆圈,将桌上的所有毒虫全部都围绕了起来。
  “沙沙沙……”
  那些全身漆黑,眼睛细小反射着墨绿光芒,类似于蜈蚣和蝎子杂交体的毒虫,顿时在桌上疯狂的跑动起来。
  跑动间,一接近药粉,便立刻转头。
  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连沾染一丝都是不敢一般。
  在药粉的围绕中,毒中不断的原地转圈,不敢跑出药粉所包围的区域。
  “咦!”
  见状,蹦到一旁的潘雄和大李子,顿时亮着双眼就走了上来。
  “兄弟,你这驱虫粉多少钱一包,一包能撑几天?”
  潘雄张口问道。
  大李子也在一旁,附和着猛点头。
  青年见生意来了,当即就高兴的笑了起来。
  正要回答的时候。
  杜仲却是突然站起身子,把手一伸,制止了青年。
  然后,张口问道:“这药粉是你亲手做的?”
  “那是当然。”
  青年得意的笑笑,然后瞬间又换上一副和善的面孔,说道:“不瞒您说,这药粉可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,绝对是独家秘方,其他人做出来的有多大效果我不敢说,但绝对没我的强。”
  杜仲点点头,继续问道:“那你知道里面的成分吗?”
  “我自己做的,当然知道。”
  青年张口道。
  “好。”
  杜仲再次点头,张口道:“那你说说,这药粉里面都有那些成分?”
  “这我怎么能告诉你?”
  青年挑着眉头,说道:“这是我们的祖传秘方,告诉你的话,我还怎么做生意了?”
  “我要是一定想知道呢?”
  杜仲微笑着说道,但谁都能听出这句话威胁的意思。
  青年这时反而神色镇定了下来,冷笑着说:“难道你还想强卖强买,作为一个武者不能这么无耻吧,我是小本生意,以后还靠着这个养家糊口呢!您又何必强求!”
  “没错。”
  大李子也点点头,摆出一副劝说杜仲的神色,张口道:“这位大侄儿,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,五十年才遇得上这么一遭,你又何必强求呢?”
  说话间,大李子还朝潘雄投去一个眼神。
  示意潘雄也帮忙劝劝。
  大侄儿?
  听到这个程度,杜仲脸部的肌肉,顿时就忍不住的抽了一下。
  然后,也不管潘雄和大李子的劝说,直接举起手中的药包在鼻前闻了一下,张口道:“有菖蒲。”
  青年抿了抿嘴,望着杜仲。
  “有百部。”
  杜仲继续说。
  当杜仲说出第二种药材成分来的时候,青年没有皱得更紧了,但脸上也同时多出了一丝冷笑。
  “有雷公藤!”
  杜仲再说。
  青年脸色一变,冷笑散去。
  “有使君子。”
  望着青年,杜仲咧嘴笑道。
  闻盐,青年的脸色瞬间变得奇差。
  另一边。
  潘雄和大李子,却是惊讶了起来。
  “大雄,你从哪找来的这么个好帮手,有这一手在,一路山的毒种鼠蚁就全解决了,还花个屁钱!”
  大李子惊诧的问道。
  此时,潘雄也是一脸的惊诧。
  他也没想到,杜仲竟然还有这一手。
  要是早知道的话,还买什么药粉啊,直接让杜仲去做不就行了?
  还能卖点药,发点小财。
  就在俩人惊诧的时候,杜仲却是放下手中的荷包,微笑着看向青年问道:“我说的对吗?”
  “哼!”
  青年顿时就怒了,大怒的同时恶恨恨的瞪着杜仲,怒声喝道:“你这么厉害,还消遣我作甚,有本事自己配药去,这药我不卖了。”
  说话间,一把夺过杜仲手中的荷包。
  然后转身就要走。
  “等等。”
  青年刚刚迈出两步,杜仲就张口喊住,出声问道:“你想赚钱对吗?”
  闻言,青年脚步一顿,停了下来。
  “这药粉,单凭我说的几种药材还达不到这种效果。”
  杜仲笑着张口道
  潘雄咧嘴一笑,说道:“她家有权有势,不怕这个。”
  闻言,杜仲顿时一窒,当即就笑着打击道:“敢情,你小子是吃软饭的啊?”
  “切。”
  “以你的智商,也就只能这么理解了。”
  撇了撇嘴,潘雄迈步朝着游泳馆外走去。
  杜仲顿时就无语了。
  原本,杜仲准备第二天出法前往无量山。
  可潘雄决定之后,当天晚上就一直催促杜仲,说一定要让他女朋友心里着急找不到他,所以必须当天晚上离开。
  走的时候,甚至还把自己的破手机给仍了。
  “你就这么扔了?”
  见到潘雄把自己手机仍掉的举动,杜仲愕然问。
  “怎么?”
  潘雄疑惑的望着杜仲。
  “你这也太浪费了吧?”
  杜仲苦笑道。
  “浪费个毛啊。”
  潘雄拍拍裤兜,说道:“我这都有一百万了,还留着这个破烂干什么?”
  杜仲再次无语。
  这个潘雄,实在是太能搞,太能说了。
  随后,俩人开始赶路。
  赶了一天的路,到了第二天晚上,俩人才来到一个叫“孟坎”的小镇上。
  随意在针上找了一家旅社就住了下来。
  进入小镇的时候,杜仲就观察到,小镇上的人形形色色,隐隐间还弥漫着一股很是压抑的气氛。
  似乎,大家都在防范着所有人。
  “走,出去买药。”
  刚到房间把东西放下,潘雄就拉着杜仲往外走。
  “买药?”
  杜仲疑惑道。
  “废话,进入深山以后,,不买驱虫药就进去,那不是找死么?”
  潘雄说道。
  闻言,杜仲了然的点点头。
  随后,在潘雄的拉扯下,俩人并没有直接去买药,反而来到了一个茶摊上,坐着喝起茶来。
  “不是说买药吗,怎么不去?”
  喝着茶,杜仲出声问道。
  “就你这智商?”
  潘雄很是鄙夷的瞥了杜仲一眼,张口道:“一看你就不会做生意。”
  杜仲无语。
  我要是不会做生意,还顺手给你一百万?
  心中却在暗自腹诽道:我都赚了50多亿了,还敢说我不会做生意?
  你会做生意,怎么连找个工作都那么难?
  “诶,你怎么不问了?”
  见杜仲半天没有追问,潘雄顿时就好奇了起来。
  “我干嘛要问?”
  杜仲撇嘴道。
  “嘿嘿,就你这智商……”
  潘雄轻笑一声,张口道:“这种发财的机会,卖药的肯定都会自动找上门来推销的,哪里还用得着自己去找着买?”
  闻言,杜仲苦笑。
  他真不懂这的行情。
  俩人继续喝茶。
  “唉,大雄?”
  就在杜仲等着卖药的人上来推销的时候,一个中年男人突然走了过来,指着潘雄大喊了一声。
  “大李子?”
  潘雄一愣,旋即